"典贊·2018科普中國"2018年十大科學傳播人物公布

王綬琯:科教樹人二十載 耄耋之年仍躬行

申佳平

2019年01月16日17:24  來源:人民網-科普中國
 

提到中科院院士、原北京天文台(后為國家天文台)台長王綬琯,也許大眾並不熟知,但如果將他為我國天文學事業所做的貢獻一一羅列,則總會讓聽者為之震撼:作為中國現代天體物理學的奠基人之一,王綬琯開創了中國的射電天文學觀測研究並進行了頗有成效的推進,還負責並成功研制出多種射電天文設備﹔20世紀90年代,他與蘇定強等科學家共創“大天區面積多目標光纖光譜望遠鏡(LAMOST)”初步方案,被列為國家"九五"重大科學工程項目。

因大半生投身於中國天文事業,王綬琯被譽為“能聽懂星星說話的人”。然而,正是這位科學泰斗,在本該頤養天年的年紀毅然扛起“科普教育事業”的大旗,從古稀至耋耄,躬身深耕我國青少年科學素質培養的實踐探索之路。在由中國科協和人民日報社主辦的“典贊·2018科普中國”活動中,他被授予“2018年十大科學傳播人物”。他為何在古稀之年醉心科普?在中國科普事業發展的道路上,他又做出了哪些貢獻?人民網記者帶你走近王綬琯。

 2019年1月16日,在“典贊·2018科普中國”活動現場,2018年十大科學傳播人物公布。

提起王綬琯對科普教育事業的全心投入,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活動委員會秘書長周琳感動地對人民網記者說,上世紀90年代,王綬琯呼吁“開展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活動”,得到了包括錢學森在內的61位院士及知名專家的積極回應,以及中國科學院科普領導小組、中國科協青少年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中國科學技術交流中心、北京市科學技術協會、北京市科學技術委員會、北京市教育工作委員會、北京青少年科學基金會的熱心支持。1999年6月12日,“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活動”正式開幕。

周琳提到,王綬琯把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的開展看作是一項“科學+教育”的前沿課題,並為此提前做了大量的案頭工作,其中包括把人才培養的重點對象定位為青少年。

王綬琯院士

王綬琯曾認真統計了20世紀159位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的信息,發現杰出科學家的首次創造高峰一般出現在30歲之前,包括愛因斯坦、玻爾、海森堡、李政道等等皆是如此,他特將此現象稱為“科學成就的年齡規律”。因此,王綬琯提出,明日杰出的科學人才非常可能產生在今日有志於科學發現的優秀高中學生中,杰出科學人才的起步應在十六七歲的高中階段。

此外,王綬琯關注青少年科學教育還與自身的經歷有關。他的女兒王熒對記者透露,王綬琯時常提及幫助過自己的專家和教授,其中在英國留學時的經歷甚至直接改寫了他的人生方向。青年時期在英國皇家海軍學院學習造船的王綬琯不忘天文初心,曾寫信給時任倫敦大學天文台台長格裡高利先生探討學術問題。在回信中,格裡高利對他的學術觀點大加贊賞,並直接向他拋出“橄欖枝”,邀請其到倫敦大學天文台工作。王綬琯由此“轉行”,之后的人生大半航行於科研汪洋之中。或許由於這段經歷,王綬琯始終希望自己也能為下一代人才培養出力,讓更多優秀的“科學苗子”學而有道,共同參與到祖國的科學建設中來。

王綬琯院士

王綬琯曾對外界表示,馬克思的名言提到,科學的道路上沒有平坦的大道可走,因此他希望,有志於科研的青少年在崎嶇的求索之路上,能有一雙“大手”拉著他們的“小手”披荊斬棘,勇往直前。

合抱之木,生於毫末。周琳說,“王綬琯院士在俱樂部成立之前就親自設計了一整套發展‘藍圖’,並親自參與了俱樂部籌建的每個過程。”據周琳回憶,為了與學校、科研機構進行合作,年高德勛、著作等身的王綬琯親自帶領俱樂部初創人員一家接著一家拜訪,商議合作細節。那年,王綬琯已經76歲高齡了。

自參與管理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以來,已經古稀之年的周琳“一張藍圖繪到底”,始終貫徹著王綬琯的教育理念,把一項項科研實踐活動落到實處。

據周琳介紹,目前俱樂部每年都會組織有志於科學的優秀高中學生,讓他們利用自己的課余和假期,到相關科研團組進行平均一年的科研實踐,引導學生走出校門,到科學社會中“以科會友”。此外,俱樂部還設置了野外科學考察、科學名家講座、科研實踐評議、不定期學術交流等。自成立以來,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已先后發展了30所“基地學校”,共近2300人參加科研實踐活動。

 

2019年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科研實踐活動”啟動交流會。人民網 申佳平攝

王綬琯對於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的精心培育從來不是一句空話,而是數十年如一日的親身躬行和創新思辨。

周琳提到,2006年國務院頒布《全民科學素質行動計劃綱要(2006-2010-2020)》,王綬琯提出全民科學素質戰略應該包括全民科學素質和精英科學素質兩個層次,猶如“塔基”和“塔頂”緊密結合,才能建構國家綜合科學實力的“金字塔”。由此,俱樂部特別新增了以初中學生為對象的“校園科普活動”,旨在教會學生自己作科普,以此喚醒他們“學科學、愛科學”的自覺性。

不僅如此,為進一步推動青少年科普工作,王綬琯還潛心編著了“科學家講科學”叢書和《教學生做科普》,用實際行動為中國的科普教育事業添磚加瓦。

幾十載春風化雨,幾十載桃李滿園。26年前的1993年,為表彰王綬琯對我國天文事業的突出貢獻,紫金山天文台將3171號小行星命名為“王綬琯星”﹔26年后的今天,由王綬琯發起成立的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已20個春秋,培養出了一批又一批優秀的科研人員,其中不乏國際科學前沿領軍人物,以及國家“青年千人計劃”入選者,他們尊稱王綬琯院士為“科學啟明星”,並自發地利用業余時間回到俱樂部任志願教師,成為新一代青少年的有力“大手”。

王熒說,盡管96歲的王綬琯院士如今在病塌上,卻仍心系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的發展,他希望未來有更多的“民間探索小分隊”參與到科普教育事業中來,薪火相傳、劈風斬浪,為中國實施科教興國戰略提供強更多有力的智力保障。

(責編:申佳平、張希)